五十川

冷cp战士。
(*-ω-)

ONER全员恶人设定。

胡作妄为,无法无天。

没有底线,没有廉耻。

四个丧心病狂的疯子,一个任性胡来的杀手集团。

稍微夹带了一丢丢cp私货,自由心证,带了tag。整体来说是全员向的。

感谢 @比灵 老师倾情指导!

b站地址:https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27530260

醉卧沙场君莫笑。
“再玩十年也不会腻呢。”

当个小透明挺好的。
萌冷cp也挺好的。



_(:3」∠)_

我也要!
放!
飞!
自!
我!
啊!!!
(゚ロ ゚ノ)ノ

【苏靖/pwp/肉】南柯



#什么?有生之年居然写了苏靖(゚ロ ゚ノ)ノ
#pwp,一锅肉,丢矜持,吃节操,捂大脸,别回头
#ooc到飞起
#都是  @羊毛袜子软软  的锅!污都是她的,我还是那个纯洁的小可爱
#尼玛写到词穷!再也别让我炖肉了!


他睁眼的时候,只能看见床顶的纱帐。外厅点着一支烛火,远远映照着暧昧的光影。安神静气的熏香味儿团团包裹住他。他深深嗅一口气,是龙涎香。
一个影子映在床尾的墙上,越靠越近,直到那人掀开床帘,拉开他身上的锦被,撞入他怀中。温暖粗砺的手指摸索着捧住他的脸,压下,接着便吻住了他的唇。

他们两人似乎都不擅长接吻。
萧景琰的舌头毫无章法地钻入他口中,一味地只懂得用力纠缠,动作幅度太大导致二人唇角都是溢出的涎液,带出一阵阵粘稠的水声。他听着这隐约的声音觉得异常熟悉,仿佛回到了多年以前。他只觉得脑子烧成一片空白,伸出手指抚摸上对方的脖颈,用力将萧景琰的头掰下,恨不得用唇齿生吞活剥了他。
他用手指来回的抚摸着萧景琰脖子上那三块凸起的骨骼,不知是对这三片骨骼爱不释手,还是对这三块骨骼顶起的高傲头颅爱不释手。萧景琰跨坐在他的腰上,居高临下的亲吻着他,似乎很享受他突如其来的沉迷,喉头里发出混沌的笑音。
他凝神细听。
“先生……”萧景琰的气声低沉磁性,仿佛有细小的绒羽在腰间中撩骚,他觉得自己背上战栗起细小的疙瘩,身下又滚烫又冲动。
“先生……”萧景琰放过了他的唇舌,却伏下身体凑近他耳畔,轻轻衔咬住他的耳垂。“呵……”
他却猛的一震,用力拉开萧景琰,不可置信地看着对方。
萧景琰却微微一笑,唇上潋滟的水色被外室远远的烛光一照,称着他明亮的眼眸,竟生出一种旖旎的俊俏。
“先生,在害怕什么……?”
说着又压下身体过来贴住他,张开唇,淡色的舌尖只在他眼前一闪,萧景琰便咬住了他的下唇。
萧景琰舌齿并用地舔吻着他的下唇和齿列,仿佛正在舔舐着琼浆玉露,也不在意他的无动于衷。


不老歌发肉



“小殊……小殊……”萧景琰睁着水汽弥漫的眼睛,看进他的眼里,吻向他的唇。
二人相互亲吻,慢慢地,慢慢地恢复平静。







“先生。”
半晌,萧景琰抬头看着他。
“先生真的以为,我看不出来你就是小殊吗?”







梅长苏猛地睁开眼。
一室氤氲的龙涎香味儿。
身下的亵裤温热粘稠地贴在他的大腿根处。他似乎能闻到淡淡的,荒唐的麝香气味。
他双手捂住眼睛。
半晌。

“混账!!!!!”
他骂道。


//炖完一锅老十岁。让我今晚安心入睡吧,阿门。

【双曼/娱乐圈AU】猫咪与孔雀

#双曼,娱乐圈au

#三观不正注意
#等车期间的脑洞,随便写写
#应该木有后续_(:3」∠)_
#咦?!总觉得前后文风不太一样233






这世界本就不公平。


于曼丽私下里管这叫生意。
她十六岁不到便出了道,唱几首咿咿呀呀的歌儿,演几部不温不火的电视剧,在演艺圈混着日子似的过,好像有点名气又好像没什么名气。

第一次做生意的时候她连17岁都不到,懵懵懂懂就被公司推向了某个老板的床。
那是她的第一次,那个老板也还算温柔。
但她疼得死去活来,一直哭,掉着眼泪声嘶力竭的尖叫。
那时候还太青涩,哭起来还并不楚楚动人,反而只怕是哭得一脸鼻涕眼泪,整张脸都可怖了起来。
后来那个老板也被她哭得没了兴致,草草了了事。
但是好在老板还是守信用,于是她的曝光率渐渐高了起来,拍了几支唯美的广告,演了几部浪漫的电视剧,慢慢累积着自己的人气和粉丝,竟也就这样在娱乐圈站住了脚。
可是生意这东西,却偶尔还是要做做的。
这没什么。她想。
这是工作的一部分。
更何况她也还挺感激那几位老板的。


但是汪曼春不一样。
汪曼春是大家小姐,进娱乐圈其实也只是随便玩玩儿。
于曼丽一开始是看她不惯的。
人们对于自己缺少的东西总是表现出渴望,或者鄙夷。
于曼丽觉得自己是后者。
她觉得汪曼春太娇,太艳,太恣意,太任性。
从小到大,被呵护着长大的掌上明珠。
她哪里会知道生活有多艰难呢。
在经纪公司门口,于曼丽看到汪曼春挽着汪芙渠的手臂笑得一脸明艳,看见了她还跟她打了个招呼:“曼丽呀,下班了?等人吗?早些回家哦。”
于曼丽点点头甜甜笑,目送着汪曼春上了那辆价值不菲的跑车。
直到那车消失在视野中才深呼吸一口气,掏出手机打电话,换上一口娇软嗓音:“周老板?你的助理什么时候来接我呀,我都等了好久啦。”




谁知后来汪氏家族投资失败,就这样家道中落了下去。
没了靠山,加之一开始只是随便玩玩,没有好好累积经验和人脉,汪曼春的处境一下子艰难起来。
娱乐圈是金窟,最不缺就是钱。
后来于曼丽从助理口中得知,汪曼春决定也接一两个生意。
为了还债。

那么一个不知苦恼为何物的大小姐,竟也要如她一样向生活妥协。
于曼丽蓦地生出一股心疼与自怜。
都是身不由己。

那天不知为何,于曼丽也去了那家酒店。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,坐在大厅里,一双眼睛只盯着电梯口瞧。
也不知等了多久,总算看到了那个昔日里总是昂着高傲头颅的汪大小姐。
此时的她,依然是昂着头的。戴着一副快要遮住整张脸的大墨镜,雪纺纱裙裹着柔软纤细的身体,8寸高跟鞋踩在瓷砖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挺好的,于曼丽想着,至少比她那时要好看体面的多了。

鬼使神差的,她直接走到汪曼春面前,也不顾汪曼春一脸惊讶,拉着她便说道:“跟我来。”
于是带着她进了另一间她早就订好的房间里。
仔细关好门,又一件一件把裹得厚厚的伪装都脱了下来,她吐了口气,仿佛总算能够好好呼吸了似的。
一回头,看见汪曼春还一脸惊愕:“……曼丽?怎么……?”
于曼丽盯着她的脸瞧。看着她眼角似乎还红着,被墨镜遮住的脸上也一片苍白着,脸上似乎还有泪水划过脂粉留下的丝丝泪痕。
于曼丽突然伸手把她搂进自己怀里,用全身最柔软温暖的胸部贴着她的头,一下一下拍打她的背,也不说一句话。
汪曼春似乎愣住了,老半天也没说一句话。
反应过来之后一脸好笑的从她怀里抬起头:“怎么?你个小丫头片子,以为我会伤心难过吗?”
于曼丽一下动作卡住了,脑子当机,嘴里无意识地说道:“可是……你不是……”
“所以说是小丫头片子。这才多大点事儿啊。合着你还担心我会哭天抢地要死要活的?”汪曼春笑道。
……不好意思我当年还真这样过。于曼丽大窘。
“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这点事情我并没放在心上。”汪曼春继续说,用蔻丹的指甲拨弄着头发。
于曼丽辩解:“可是我看你……好像哭过……”
汪曼春翻一个白眼:“这叫情趣,好吗?”


“倒是没看出来啊?你这小丫头,这么关心我??”
“我……没有啊……我就是,路过……”


(先停在这里吧……手机快没电了_(:3」∠)_)